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涉外婚姻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案例 > 涉外婚姻案例

边某与边某某离婚纠纷上诉案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

  一、案情简介
  原告边某、被告边某某原为中国国籍,于1993年在日本留学期间相识、恋爱,于1999年2月在日本国福冈市登记结婚。为了便于在日本办理签证,双方又于1999年9月在中国驻日本国大使馆领事部领取了结婚证。双方婚后育有一女,现年6岁。2002年10月,原、被告双方加入日本国籍。原告与日本某公司有终身劳动关系。2005年4月,原告被派到中国工作,外派合同期为两年。被告与女儿随原告到中国,部分家庭财产存于日本。原告持有中国就业签证,被告持有中国就业者家属签证,双方签证的有效期均为2007年3月14日。
  原告诉称:双方感情名存实亡,已无和好可能,请求判令解除原、被告婚姻关系,并判令孩子由原告抚养。
  被告辩称:(1)原、被告并非定居北京,只是由于工作方面的原因在北京短期居留。且都是未取得中国永久居留权的外国公民,北京不应视为其住所。(2)根据国际法关于涉外婚姻和中国法律的规定,应认定原、被告在日本福冈举行的婚姻合法有效,此次结婚以后在任何国家都会得到承认,没有必要再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办理结婚登记。原、被告的婚姻缔结地不是在中国,应认定为日本国。(3)原告所称依据《民事诉讼法》之规定在中国法院起诉,于法无据。世界各国涉外离婚管辖多以住所、居所或国籍为原则,中国对一方为中国公民的涉外离婚案件,也是以住所、经常居住地或属人确定管辖。但对原、被告双方均为外国人的离婚案件,《民事诉讼法》涉外民事诉讼特别程序没有规定,所谓的参照本法其他有关规定,实际上也无从参照。(4)对外国公民与外国公民之间的涉外离婚案件,不能以《民法通则》第147条作为冲突规范,因为它只限于中国公民与外国人离婚,而且该法也没有其他相关冲突规范,对此类案件,无法援引与此相关的准据法。法院即使受理后依法审理,在适用实体法方面仍缺乏依据。从目前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来看,是无法对双方都是外国人的涉外离婚案件行使管辖权的。(5)原告之所以在中国法院起诉与被告离婚,其真实目的是规避本国法律。原告工作性质只是为期两年的派遣工作,现在工作签证将要到期,原、被告都面临马上回国的局面,原告此时选择在中国法院起诉,而非回国后在日本起诉,其背后真实用意是十分清楚的。综上,原告在中国法院起诉与被告离婚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法院依法驳回起诉。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作为日本国人,被所属日本公司派遣到中国工作,根据其与所在公司的约定,其在中国的工作期限仅为两年,现其在中国的居留有效期及工作期限均即将届满,在原、被告均存在近期内不能在中国继续居留的情况下,对该案不予受理为宜。另外,原、被告均为日本国籍,现因工作原因在中国居留,原告在中国法院起诉离婚,缺乏法律依据,故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一审宣判后,边某不服提出上诉。上诉理由为:其工作和生活均在北京市朝阳区,请求二审法院裁定原审法院对其离婚诉讼具有管辖权。
  除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外,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另查明:二审审理期间边某某的签证已到期,并向法院提交其将于2007年4月3日返回日本的机票及其在日本的住址。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边某某和边某均是日本国籍,且双方是在日本国登记结婚的,边某某的签证已到期并将返回日本。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原审法院驳回边某的起诉并无不妥。边某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民事诉讼法》第154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