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遗产继承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案例 > 遗产继承案例

王×1等诉王×8等法定继承纠纷再审案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上海遗产继承律师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一中民再终字第00533号

  原审上诉人(一审原告):王×1。
  委托代理人:刘欣。
  原审上诉人(一审原告):王×2。
  原审上诉人(一审原告):王×3。
  原审上诉人(一审原告):王×4。
  原审上诉人(一审原告):王×5。
  原审上诉人(一审原告):王×6。
  原审上诉人(一审原告兼以上六原审上诉人之共同委托代理人):王×7。
  原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王×8。
  原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蒋×。
  原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王×9。
  原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王×10。
  王×2、王×7、王×3、王×4、王×5、王×1、王×6(以下简称王×2等七人)与王×8、王×10、蒋×、王×9(以下简称王×8等四人)法定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17日作出(2013)一中民终字第14219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本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14年10月11日作出(2014)一中民申字第05496号民事裁定,再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王×1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欣、王×2、王×4、王×5、王×6及其王×1、王×2、王×4、王×5、王×6、王×3之共同委托代理人王×7,王×8等四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2等七人在一审时共同起诉称:王x11与前妻婚后生育儿子二人,分别为王x12、王x13。王x11在其前妻去世后与王x14再婚,生育女儿七人,分别为长女王×2、次女王×3、三女王×5、四女王×7、五女王×6、六女王×1、七女王×4。王x12与赵x1婚后生育子女三人,分别为王x15、王x16、王x17。王x13与宋x1婚后生育子女四人,分别为王x18、王×8、王×10、王x19。王x11于1994年去世,王x14于1995年去世,涉案老宅基地是王x11的,分家时分为3个院,91号院是王x12的,92号院是王x13的,93号院是王x11的。王x11的地上原有西房3间,是王x11和王x14建盖的,后来王×8将西房翻建成西房2间,又在宅基地上建盖其他房屋。现涉案房屋遇拆迁,92号院和93号院合为37号院进行拆迁腾退,王×8领取了拆迁补偿利益。王x11和王x14去世后西房3间的利益应当依法予以继承,故王×2等七人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分割北京市海淀区x镇x村x区37号院(原x村93号,以下简称37号院)腾退补偿款及置换房折价款共计5581756.2元。王×8等四人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
  王×8等四人在一审时共同答辩称:王×2等七人是基于法定继承起诉要求分割王x11、王x14位于37号院中的遗产,但37号院(原93号院)已经不存在两位老人的遗产了,不存在继承问题。其所述的10间房屋是91号院的北房4间、92号院的西房3间和93号院的西房3间。91号院、92号院、93号院都是祖宅,91号院是王x12的,92号院是王x13的,93号院是王x11的。93号院原有西房3间,但是在1989年已全部坍塌,93号院与92号院的墙也倒塌了,使93号院与92号院变成了一个院子。1998年山后地区统一换新户口本时把92号院和93号院合并登记为37号院,并一直由王×8一家居住。1989年王x11夫妻的房屋倒塌后,王×8在1990年下半年将西房3间拆除,在原西房3间处建盖了2间西房,老房已灭失,两位老人无遗产可继承,93号院的土地使用权已经没有了。王×8后来还在37号院建盖多处房屋,出资和出力人均是王×8夫妇。王x111982年无劳动能力,由王x13一家抚养,1994年王x11去世也是王×8一家养老送终,我们尽到了主要的赡养义务。综上请求法院驳回王×2等七人的诉讼请求。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查明:王x11与前妻婚后生育儿子二人,分别为王x12、王x13。1937年左右,王x11在前妻去世后与王x14再婚,婚后生育女儿七人,分别为长女王×2、次女王×3、三女王×5、四女王×7、五女王×6、六女王×1、七女王×4。王x12与赵x1婚后生育子女三人,分别为王x15、王x16、王x17。王x13与宋x1婚后生育子女四人,分别为王x18、王×8、王×10、王x19。王x11于1994年12月18日去世,王x14于1995年6月去世,王x11、王x14去世时均未留遗嘱。王x12于1981年去世,赵x1于1991年去世,王x13于2003年10月13日去世,宋x1于1989年去世。王x181992年去世,其与佟x1婚后育有一子佟x2、一女佟x3。王x19于1970年去世,去世时8岁。王×8与蒋×是夫妻,二人育有一子王×9。王x11原有宅基地分家时分为3部分,91号院是王x12的,92号院是王x13的,93号院是王x11的。93号院原有西房3间(50平方米左右)。92号院与93号院在拆迁腾退时合并为37号院。王×8夫妇于1990年下半年,将西房3间拆除,翻建为西房2间;1992年将92号院北房3间翻建成了四破五的北房,在北房后面建盖了羊尾巴房4间;1993年在92号院和93号院之间建盖了东房4间;2007年在93号院建盖了北房3间,北房3间两侧建盖了东西房各1间,在翻建的西房2间的北侧又建了1间西房;2011年将院子封顶,到拆迁腾退时房屋格局未变。拆迁评估单上的1为92号院的四破五的北房,7为羊尾巴房4间,井1、井2为封顶,2为2007年所建盖的西房1间,3为1990年建盖的西房2间,4为1993年建盖的东房4间,5为2007年所建的北房3间,6为2007年建盖的东房1间,西房1间。2011年11月17日,王×8与北京市海淀区x镇x村村民委员会签订宅基地腾退安置补偿协议书,被腾退人为王×8,安置对象还包括蒋×、王×9。宅基地位于x村x区37号,有效宅基地面积为399.86平方米,有效房屋建筑面积为387.08平方米,空院面积12.78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288657元,有效宅基地可置换安置房建筑面积为266.67平方米。安置房包括:S2-1地块x号楼x单元x号2居室,预测建筑面积为85.84平方米;S2-1地块x号楼x单元x号2居室,预测建筑面积为85.84平方米;S2-1地块x号楼x单元x号3居室,预测建筑面积为102.53平方米。有效宅基地超过可置换安置房面积为125.65平方米,按11000元标准支付货币补偿款1382150元。各项补助奖励包括:两次搬家补助费15483元,电话移机费235元,有线电视撤装费320元,提前搬家奖励费50000元,工程配合奖励费250000元,特殊奖励费150000元,提前腾地奖266670元,空院奖励费7668元,装修补助费82263元,合计822639.2元。周转费按安置人口计算为72000元。各项折抵应付补偿款2565446.2元。估价结果通知单显示1为80.83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77178元,2为11.5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6097元,3为35.42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24893元,4为41.82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30327元,5为67.13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41044元,6为34.76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17284元,7为25.4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13014元,井1为64.7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26675元,井2为25.52平方米,房屋重置成新价为11352元,设备及附属物价格为40793元,以上合计288657元。涉案房屋由王×8、蒋×、王×9居住使用。涉案房屋的腾退补偿款由王×8领取。本案中,王x16、王x14兰、王x17、佟x3、佟x2、佟x1表示涉案房屋如果有其遗产份额其放弃继承,如果有其自己的利益也放弃。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公民的财产权利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义务提供证据,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案37号院包含了原93号院及王x11、王x14原所有的西房3间,虽经王×8夫妇翻建,但王x11、王x14的遗产份额不当然灭失,相应的财产利益应当由王x11、王x14的继承人继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六条、第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王×8、蒋×、王×9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王×2等七人共计三十九万九千四百零六元;二、王×8、蒋×、王×9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王×10五万七千零五十八元;三、驳回王×2等七人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给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王×2等七人不服一审法院的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1、一审认定事实错误,1990年翻建的西房2间、羊尾房4间及1993年建的东房4间均为王x11、王x14及王×8夫妇共同出资建设;2、一审适用法律不当,93号院属于王x11和王x14所有,故拆迁款中仅有部分房屋重置成新价属于王×8夫妇所有,宅基地补偿和其他房屋、拆迁奖励等都应属于遗产,应当依法分割,一审认定数额有误。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令: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王×2等七人的一审全部诉讼请求,要求共给付王×2等七人二百万元;2、诉讼费由王×8等四人承担。
  王×8等四人答辩称:原93号院在拆迁中为37号院,涵盖原来的92号和93号,王x11和王x14在93号院原有的西房三间在1989年已经全部倒塌,根据物权法,该房屋物权就灭失了,没有遗产了,不存在分割遗产的问题。王×8等四人在一审提交了证据,证明原有房屋已灭失,不存在需要分割的遗产,但一审没有采纳。王×8等四人虽然未提出上诉,但亦不同意一审判决,将通过其他司法程序改正一审判决。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审理查明的事实相同。
  本院二审认为:依照继承法的规定,被继承人死亡时遗留的财产为遗产,应当由其继承人继承。本案中,王x11、王x14于1995年死亡,现已查明的王x11、王x14遗留的房产为37号院包含的原93号院中其二人所有的西房3间。该3间房屋相应的财产利益应当由王x11、王x14的继承人继承。因此,一审法院依据查明的案件事实,判决王×8、蒋×、王×9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王×2等七人三十九万九千四百零六元,给付王×10五万七千零五十八元的处理是正确的,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维持。王×2等七人要求将补偿款的给付数额增加至200万元,但没有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其上诉请求,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判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再审过程中,王×2等七人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990年翻建的西房2间及1993年建的东房4间均为王x11、王x14及王×8夫妇共同出资建设;一、二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93号院属于王x11和王x14所有,故拆迁款中仅有部分房屋重置成新价属于王×8夫妇所有,宅基地补偿和其他房屋、拆迁奖励等都应属于遗产,应当依法分割;王×2等七人对王x11夫妇尽了主要赡养义务,故应当分割其遗产;93号院的面积是可以确定的,所以王×2等七人应享有拆迁补偿中与93号院面积对应的宅基地部分的补偿。
  王×8等四人再审辩称:王x11原有的西房已经灭失,不存在其遗产;现有的西房是王×8一家翻盖的,不应视为遗产;宅基地不能继承,只有地上的房屋才属于遗产范围,一审认定给付再审申请人的款项,计算不清;不同意王×2等七人的申请理由。
  本院再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依据我国继承法的规定,在没有遗赠抚养协议及遗嘱的情况下,被继承人死亡后所遗留的财产,应由法律直接规定的继承人按照继承范围、顺序和遗产分配原则共同继承。
  本案中,首先应对继承人范围予以明确。根据我国继承法的规定,王x12、王x13、王×2等七人是被继承人王x11、王x14的法定继承人,鉴于王x12已先于被继承人王x11、王x14死亡,且王x12的子女在本案审理中明确表示放弃法定继承权,故本案将不考虑王x12子女的法定继承份额;继承人王x13于2003年去世,根据我国继承法的规定,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死亡时,其应继承的遗产份额转由其合法继承人承受,据此,因继承人王x13于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死亡,故王x13应继承的份额转由其法定继承人王×8、王×10继承。一、二审法院没有考虑到本案涉及的转继承问题,而将王×8、王×10的继承份额等同于王x13、王x14另外七个有继承权子女的份额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纠正。
  其次,本案需要明确的是王x11、王x14遗产范围。根据现已查明的事实,王x11、王x14原所有的93号院已被现在的37号院所涵盖,其在原93号院中的西房3间房及由此产生的利益,应作为遗产范围,由各法定继承人共同继承,该西房3间虽经王×8夫妇翻建,但并不影响各继承人依法所享有的继承权,鉴于37号院目前已经整体拆迁,各继承人应依法享有拆迁补偿中与西房3间相对应的拆迁利益。
  再次,王×2等七人是否享有拆迁补偿中的搬家补助费、提前腾地奖及装修补助费。对此本院认为,因王×2等七人并未在涉案的37号院中居住,而上述三项奖励及补助是针对实际居住人发放的,王×8夫妇及其子王×9是该院的实际居住人,故该奖励及补助应归王×8夫妇及其子,一、二审法院将三项奖励及补助作为遗产部分在有权的继承人之间划分不当,本院对此予以纠正。
  此外,因王×2等七人在一、二审期间提交的证据均不能证明翻建的西房2间及东房4间均为王x11、王x14及王×8夫妇共同出资建设,且其七人对王x11夫妇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事实,故王×2等七人主张其应多分遗产份额的再审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3)一中民终字第14219号民事判决及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3)海民初字第13694号民事判决;
  二、王×8、蒋×、王×9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王×2、王×7、王×3、王×4、王×5、王×1、王×6每人各五万七千四百八十九元,共计四十万二千四百二十三元;
  三、王×8、蒋×、王×9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王×10二万八千七百四十四元五角;
  四、驳回王×2、王×7、王×3、王×4、王×5、王×1、王×6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二万五千四百三十七元,由王×2、王×7、王×3、王×4、王×5、王×1、王×6负担一万五千元(已交纳),由王×8、蒋×、王×9负担七千四百三十七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由王×10负担三千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五万零八百七十四元,由王×2、王×7、王×3、王×4、王×5、王×1、王×6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金 莙
  审 判 员  刘玉红
  代理审判员  纪艳琼
  二〇一五年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王东爽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上海遗产继承律师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