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子女抚养婚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案例 > 子女抚养婚例

朱某某与李某某等确认遗赠抚养协议无效纠纷申请案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上海遗产继承律师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苏审二民申字第074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朱某某。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某某。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陆某某。
  再审申请人朱某某因与被申请人李某某、陆某某确认遗赠抚养协议无效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通中民终字第13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朱某某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违反当事人诉讼请求进行审理。朱某某一审诉讼请求是请求确认遗嘱无效,并对王九如、朱兰英项下的财产进行析产,本案根本诉请是析产,应属继承纠纷,而原判决却将朱某某诉请变更为确认遗赠抚养协议无效。(二)案涉招赘凭书与现行法律规定的遗赠抚养协议有本质区别,且因其为封建社会特有,不符合现行法律规定,应为无效。(三)李某某、陆某某未能提供有力证据证明存在真实的招赘凭书,其提供的复印件、所谓知情人证言及有利害关系人证言不能达到证明要求。(四)招赘凭书在本案中是书证而不是物证,原判决却未查明招赘凭书的内容。朱某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审查查明:王九如与朱兰英夫妇于1959年3月12日生长女李某某,1961年7月26日生次女朱某某。朱兰英、王九如于1976年申请建造房屋五间,于1977年建设朝南正房三间、朝东厨房两间,建筑面积共计103.6平方米。对于房屋出资的情况,朱某某认为是由父母出资建设房屋的,李某某认为其当时是生产队现金保管员,建房的钱是由其向生产队借的,在以后工作中陆续还掉。1979年5月,李某某与陆某某结婚并办理了结婚仪式,王九如、朱兰英招婿陆某某为子。陆某某、李某某结婚后与王九如、朱兰英共同居住。1993年,陆某某、李某某另建房屋居住。1980年3月,朱某某顶替父亲王九如的工作,至南通唐闸轧花厂上班。1984年,朱某某结婚后居住其单位宿舍至今。1996年,王九如去世。2008年,朝东两间厨房进行了翻建。对于厨房翻建出资情况,朱某某认为是由母亲朱兰英出资翻建,陆某某夫妇认为是他们出资翻建。2010年1月20日,朱兰英去世。2012年6月,李某某与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签订农村房屋搬迁补偿安置协议,在此之前,该公司本已与朱某某签订房屋搬迁补偿安置协议,李某某持招赘凭书与该公司交涉,该公司改与李某某签订协议。案涉房屋后被拆除。
  朱某某于2013年1月11日向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李某某、陆某某持有的遗嘱无效。2013年5月13日一审庭审中,朱某某进一步明确其诉讼请求为请求确认李某某、陆某某持有的招赘协议中关于遗产继承方面无效。
  为查明案件事实,一审法院依职权向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调取了该公司保留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内容为:“招赘凭书。今立招赘凭字人王九如、朱兰英夫妇生有两女,长女李某某经红娘介绍与陆某某结为伉俪,经与汉杰本人及其父母协商,同意陆某某招赘入朱氏门为子。王九如夫妇现有朝南正屋叁间,朝南厨房二间及全部家当归汉杰、美芳所有。日后朱氏门中一切事宜均由陆某某执掌门庭。二老的生养死葬由汉杰、美芳承担一切责任,不得借口推诿。另次女美玲顶替父亲工作,及父母为其置办嫁妆等,汉杰、美芳不得异议,美玲亦不分享家中一草一木。唯口说无凭,今立招书为证。”落款中,立招赘字人王九如和朱兰英姓名下方均划有“十”字,入赘字栏有陆某某的签字,见证人栏有黄长庆的签字,执笔栏有冯国清的签字。日期只显露出一小部分,不能确定具体日期。
  由于陆某某和李某某不能提供招赘凭书的原件,朱某某认为其父母未向陆某某夫妇出具过招赘凭书,现有的招赘凭书是伪造的;而陆某某夫妇认为招赘凭书是真实存在的,在房屋拆迁时其已经将原件提交给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陆某某夫妇为证明其结婚时确实立有招赘凭书,申请其婚姻介绍人郭某、陆某到庭作证。郭某陈述,其与朱兰英系远亲关系,其和陆某是陆某某夫妇的婚姻介绍人,在做介绍时就议定是招婿陆某某为子,陆某某入赘后王九如夫妇的生老病死由陆某某负责,继承家业。在陆某某举办结婚仪式的第二天立招赘纸的,当时,其和陆某、王九如和朱兰英夫妇,陆某某的父母陆锦富和陆兰、吴凤英和成宝祥及李某某、朱某某的爷爷奶奶等在场,招赘凭书是用长方形的红纸,由一个老人书写的,该人是李某某、朱某某家的亲戚,原来是和他们爷爷一起吃斋念佛的,具体名字记不清楚了。陆某陈述,其与李某某、朱某某原是邻居关系,陆某某夫妇是由其和郭某介绍,当时王九如夫妇提出招婿为子,在写招婿纸时,介绍人、两家的父母、黄长庆(朱兰英的哥哥)、冯国清(朱兰英的姐夫,是看风水的)等很多人在场,由于其不认识字,不知道招赘纸上的具体内容。王九如夫妇也不识字。王九如夫妇去世时,都是陆某某以儿子的身份穿孝子服的。另外,陆某某夫妇为证明确实存在招婿为子等事实,还提供了唐闸镇街道长岸村社区委员会向吴凤英、成宝祥所作的调查笔录一份,吴凤英和成宝祥证明王九如夫妇招婿陆某某为子,王九如夫妇平时饮食起居和生老病死是由陆某某一手操办。朱某某为证明不存在招赘凭书,申请证人黄某到庭作证。黄某陈述,其是朱兰英的姐姐,陆某某招婿一事不清楚,没有听说过招婿凭书。陆某某夫妇结婚时,开始是住在朱兰英家中,陆某某起房子后,就住到后面去了。(陆某某将房屋建造在案涉房屋后面)。朱兰英和王九如去世时,李某某夫妇当的孝子。
  为证明一审法院向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调取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所体现的就是当年留存的招赘凭书,陆某某夫妇申请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单志荣、朱振华到庭作证。单志荣陈述,其当时是负责案涉房屋的拆迁工作,在陆某某家中,他们曾给其看过用红纸书写的招赘凭书原件,除了招赘凭书还提供了房屋所有权证和土地使用证,其所在公司留档的招赘凭书是扫描件,不清楚招赘凭书现在到哪里了。朱振华陈述,陆某某的哥哥家拆迁是由其负责的,陆某某家的拆迁是由单志荣负责的,单志荣曾向其讲过陆某某家有招赘为子书,单志荣应当看到过招赘书的原件,其在建房报告资料中也看到陆某某是招婿为子的。结合陆某某夫妇和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当庭陈述,对于招赘凭书的原件是由陆某某夫妇持有还是拆迁公司持有,双方发生推诿。
  一审法院认为:郭某、陆某是陆某某和李某某的婚姻介绍人,亲自参与了陆某某夫妇婚姻缔结过程中的相关事务,现没有证据表明郭某和陆某与朱某某或李某某、陆某某有利害关系,郭某和陆某出庭作证所作的证言具有较高的证明效力。虽然唐闸镇街道长岸村社区委员会所作的调查笔录不符合规范格式要求,吴凤英和成宝祥亦未能到庭作证,单独依据该调查笔录不能证明相应的事实,但结合郭某和陆某的证人证言,对相关事实的陈述基本一致,可以起到辅助证明的效力。黄某对是否存在王九如夫妇招婿陆某某为子一事尚不清楚,则对是否存在招赘凭书一事更不可能清楚。单凭黄某一人的证言,尚不能达到证明不存在招赘凭书这一目的。依据郭某、陆某的证人证言及唐闸镇街道长岸村社区委员会所作的调查笔录,足以认定在陆某某夫妇结婚时,王九如和朱兰英夫妇招婿陆某某为子,并曾向陆某某出具过招赘凭书。在王九如夫妇去世时,陆某某是以儿子的身份为他们穿孝子服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九条规定:“对书证、物证、视听资料进行质证时,当事人有权要求出示证据的原件或者原物。但有下列情况之一的除外:(一)出示原件或者原物确有困难并经人民法院准许出示复制件或者复制品的;(二)原件或者原物已不存在,但有证据证明复制件、复制品与原件或原物一致的。”根据该条规定,在原件不存在或难以找到、只有复印件的情况下,并非复印件不具有证明效力,在当事人可以通过相应的方式证明复印件与原件一致的情况下,人民法院可以认定相应的事实。单志荣是具体负责案涉房屋的经办人员,其有权根据实际情况向法院证明相关事实。单志荣明确陈述其曾看到过用红纸书写的招赘凭书原件,公司留存的扫描件与原件是一样的。朱振华没有亲自看到过招赘凭书原件,其仅凭工作经验和听单志荣讲存有招赘凭书。从证明效力的角度讲,单志荣的证言具有相应的证明效力,朱振华的证言证明效力较低。尽管如此,综合彩色复印件的特征、以及一审法院调取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中所记载的内容,可以认定一审法院调取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所体现的就是当时留存的招赘凭书:第一,从彩色复印件的特征讲,彩色复印件完整地反映原件的纸张颜色和笔迹颜色,是原件的原版体现。一审法院调取的招赘凭书复印件就是彩色复印件,除了落款日期不全外,基本上反映了招赘凭书的原貌。根据证人郭某的陈述,当年招赘凭证是用红纸书写的,一审法院调取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体现出这一特征;第二,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的格式和所记载的内容与本案的实际情况可以相互吻合。在南通地区有招婿为子、立招赘凭书的风俗习惯。一审法院调取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的行文格式符合南通当地的风俗习惯所流传的行文格式,而且落款也有招婿为子的双方当事人及公亲、执笔人的画押和签字。证人陆某陈述王九如和朱兰英不识字,故在招赘凭书中是以画押方式签字,也符合当时的习惯。而根据招婿为子的风俗,女婿入赘后,女方家财产归入赘女婿所有,入赘女婿负责女方父母的生养死葬。一审法院调取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中均有上述事项的记载。在招赘凭书中还记载朱某某顶替父亲王九如工作的内容,这一内容也与实际情况一致。
  综合上述认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六条之规定,尽管李某某和陆某某不能提供招赘凭书的原件,但当事人的陈述、证人证言及相应的证据已经形成证据锁链,可以认定陆某某结婚时,王九如夫妇招婿陆某某为子,并立有招赘凭书,一审法院调取的招赘凭书彩色复印件所体现的就是当时留存的招赘凭书。朱某某认为其父母从没有提及招赘凭书,陆某某、李某某也未能提供招赘凭书原件,就可以推断招赘凭书是伪造的、不存在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采纳。朱某某还认为招赘凭书并非其父母所签,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对该主张亦不予采纳。
  一审法院认为,王九如夫妇与陆某某所立的招赘凭书中,有关财产处分和王九如夫妇生养病葬事宜的约定,和继承法所规定的遗赠扶养协议类似,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遗嘱。该约定是王九如夫妇和陆某某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且在立招赘凭书时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根据双方的当庭陈述,朱某某对于案涉房屋的建设和厨房的改造均没有出资,对案涉房屋没有贡献,故王九如夫妇将案涉房屋处分给陆某某夫妇并不需要征求朱某某的同意,况且该处分行为没有损害朱某某的利益。同时一审法院注意到,王九如夫妇在招婿陆某某为子时,亦考虑了朱某某的利益,让其顶替父亲王九如的工作,并置办嫁妆。因此,王九如夫妇和陆某某夫妇之间关于案涉房屋等财产处分的约定真实,具有法律效力。朱某某主张招赘凭书中有关房屋处分的约定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四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六条之规定,该院于2013年7月9日作出(2013)港唐民初字第0041号民事判决:驳回朱某某要求确认招赘凭书中房屋处分约定无效的诉讼请求。
  朱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认为:(一)关于一审判决是否违反当事人诉讼请求进行裁判的问题。根据查明的事实,朱某某一审的诉讼请求仅仅是要求确认涉案招赘凭书中有关房屋处分的约定无效,并未提及需要对王九如、朱兰英项下的财产进行析产。一审法院围绕朱某某的诉讼请求进行审理并作出判决,未超出或者遗漏朱某某的诉讼请求,无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存在。(二)关于涉案招赘凭书是否有效的问题。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而证据则包括当事人的陈述、书证、物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等。本案中,双方对招赘凭书是否存在并有效存有争议,根据上述举证规则,应由李某某、陆某某就其主张的招赘凭书存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朱某某则需对其认为招赘凭书无效的抗辩承担举证责任。根据现有证据,虽然李某某、陆某某仅持有招赘凭书的复印件而不能提供与之相核对的原件,但根据规定,该复印件只是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并非无效,若有其他证据能与之相佐证的,同样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双方对王九如、朱兰英招陆某某为儿子的事实均不持异议,结合当时“招婿为子”介绍人郭某、陆某的证言,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的证言以及王九如夫妇去世时陆某某以儿子身份料理后事的客观事实,能够认定李某某、陆某某持有的招赘凭书内容的真实性,即存在王九如、朱兰英与陆某某所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的事实。朱某某认为招赘凭书系李某某、陆某某伪造而无效的抗辩,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难以支持。朱某某亦未提供证据证实招赘凭书中的有关房屋处分的约定存在法律或行政法规所规定的无效的情形,故其要求确认招赘凭书中有关房屋处分内容无效的诉讼请求依法不应支持。综上所述,该院于2013年10月18日作出(2013)通中民终字第1343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认为:(一)朱某某于2013年5月13日一审庭审中明确其诉讼请求为请求确认李某某、陆某某持有的招赘协议中关于遗产继承方面无效,其并未提出析产请求,因此其主张原判决违反其诉讼请求进行审理缺乏事实依据。
  (二)遗赠抚养协议是自然人和扶养人之间关于扶养人扶养受扶养人,受扶养人将财产遗赠给扶养人的协议。本案诉争招赘凭书的主要内容是王九如、朱兰英招赘陆某某为子,二老生养死葬由陆某某夫妇负责,王九如夫妇现有房产及全部家当归陆某某夫妇所有。王九如、朱兰英与陆某某在招赘凭书中约定形成的法律关系符合遗赠抚养协议的基本法律特征,招赘凭书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符合当地风俗习惯,且并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应为有效。
  (三)本案中,李某某、陆某某仅持有招赘凭书复印件,无法提供原件供核对,该复印件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但双方对王九如、朱兰英招赘陆某某为子,朱某某顶替父亲王九如的工作,王九如、朱兰英去世后,陆某某以孝子身份料理后事等事实并无争议,上述事实与诉争招赘凭书约定一致。证人郭某、陆某及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对招赘凭书形式与内容的陈述基本一致。郭某、陆某是李某某、陆某某婚姻介绍人,且参与了诉争招赘凭书签订过程,二人证言具有较强的证明力。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在诉讼前亲眼见到招赘凭书原件,并代表公司收取该招赘凭书扫描件,是本案重要证人。虽然南通顺达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最终与李某某签订了农村房屋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但在此之前,该公司已与朱某某签订搬迁补偿安置协议,恰是因工作人员确认了李某某出示的招赘凭书,才改为与李某某签订协议,该公司并无捏造招赘凭书相关事实,另与李某某缔约的必要,因此该公司对李某某、朱某某二人系平等对待,就本案招赘凭书相关争议,该公司工作人员与李某某、陆某某、朱某某并无利害关系。综上,本案招赘凭书复印件与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双方无争议事实等相互印证,与朱某某提供的证据相比较,具有明显的证据优势,而朱某某关于李某某、陆某某举证不足的主张则缺乏法律依据。且本案一审判决即已查明诉争招赘凭书内容,二审判决予以确认,李某某主张原判决未查明招赘凭书内容与事实不符。
  综上所述,朱某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朱某某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武 孙
代理审判员  罗荣辉
代理审判员  蒋 蕾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孙 婧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上海遗产继承律师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