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主题:
留言:
验证:
   

联系我们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18号上实大厦34楼c座
电话:13501613957
QQ:408429109\444639188
邮箱:444639188@qq.com
地铁1号、9号11号线
8号出口

子女抚养婚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案例 > 子女抚养婚例

张某某与范某子女抚养和财物纠纷案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上海遗产继承律师

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信中法民终字第130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张某某。
  委托代理人张太平,固始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范某。
  委托代理人胡玉云,河南蓼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张某某因与上诉人范某子女抚养和财物纠纷一案,不服固始县人民法院(2014)固民初字第38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张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太平、上诉人范某的委托代理人胡玉云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原、被告系自由恋爱,于2012年10月24日按民间习俗举行结婚仪式,未领取结婚证。2013年3月22日生育一男孩(姓名范某某),现随原告生活。原告到被告家生活,经本院查实,双方认可携带的财产有“新飞”冰箱1台,“新飞”液晶电视1台,“美的”挂式空调1台,“小天鹅”全自动洗衣机1台,饮水机1台及部分床上用品(原告未在法院指定的期限提供价格单)。被告给付原告彩礼,经双方认可的是订婚时被告给付原告彩礼10000元。被告称订婚时给付原告有“三金”及“结婚”时给付原告彩礼20000元,原告予以否认。被告未向法庭举证证实其主张。现原告起诉要求抚养小孩,被告支付抚养费每年20000元,直到小孩18周岁,被告应返还原告从娘家带过去的财产。被告辩称自己抚养小孩,不让原告支付抚养费,原告带过去的财产是被告家用钱买的,不予返还,并反诉要求原告返还被告彩礼30000元。
  原审认为,原、被告未办结婚登记,便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其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但双方生育的小孩及小孩抚养费用,应由双方当事人协商解决,协议不成,应由法院依法判决。因双方生育的小孩尚未满2周岁,原告又坚决要求抚养,故小孩应由原告抚养,被告承担抚养费。被告属固始县蓼城办事处徐嘴社区的居民,其虽然无固定收入,但其应按城镇居民对待,承担的抚养费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398.03元/年计算,每月收入为1866元,被告应承担小孩抚养费用为1866元/月的20%--30%,即每月400元。经庭审查明双方认可的原告到被告家生活携带的电器及部分床上用品,已被拆开使用,不易返还原告,财物归被告所有,被告应折价返还原告现金。考虑到该财物已被使用,价格按10000元折价较为合适。被告反诉要求原告返还彩礼30000元的请求,双方认可的订婚10000元,原审法院应予以认定为彩礼,原告应予以返还。另20000元彩礼的返还,因无证据证实,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故原告应返还被告彩礼10000元冲抵被告应返还原告财物折价的价格10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原、被告同居期间生育的小孩范某某由原告抚养,被告按年度支付抚养费,从2015年开始,每年元月31日前支付小孩当年抚养费4800元,直至小孩满18周岁为止,2014年的小孩抚养费2800元,由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二、原告与被告同居时所携带的财物“新飞”冰箱1台,“新飞”液晶电视机1台,“美的”挂式空调1台,“小天鹅”全自动洗衣机1台,饮水机1台及部分床上用品,归被告所有。三、驳回被告范某的其它反诉请求。本案受理费100元,反诉费275元,均由被告范某负担。
  上诉人张某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法院判决被上诉人每月承担小孩抚养费400元过低。双方生育的男孩范某某刚满一周岁,尚在哺乳期,小孩出生后一直都是由我和我的母亲共同抚养照顾,根据现在的物价生活水平,婴幼儿的抚养成本开支远远不止几百元,被上诉人时有包工建筑安装工程收入,且家境较好。因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每年承担20000元的抚养费。二、原审已经查明双方同居时我携带了家用电器和床上用品等财物到范某家,上述财物属于上诉人个人财产,依法应当予以返还,原审却将其折价10000元冲抵所谓的”彩礼款”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三、范某在一审时提出反诉,要求上诉人返还彩礼错误。我仅在订婚时收取了他的10000元彩礼,到现在已过数年之久,这10000元早已在共同生活和抚养子女过程中消耗完毕,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应当予以返还。原审判决上诉人返还上述10000元订婚彩礼,并冲抵上诉人带至被上诉人家中的个人财产,明显罔顾事实,违背法律,更不合情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予以改判。
  范某答辩称:对方认为孩子的抚养费一审判决过少,一审中我们提出由我方抚养孩子,不要求对方支付抚养费,既然对方没有能力抚养,就把孩子给范某抚养。关于结婚带去的物品,都是范某出钱购买。关于彩礼问题,彩礼的数额远远不止10000元,用自己出钱买的东西去抵自己的彩礼,不同意一审判决。
  上诉人范某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认定:“原告到被告家生活,经本院查实,双方认可携带的财产有“新飞”冰箱l台,“新飞”液晶电视l台,“美的”挂式空调1台,“小天鹅”全自动洗衣机1台,饮水机1台及部分床上用品。”此段认定是错误,上述物品是我拿钱购买的,一审错误认定是张某某所买,无事实依据。二、我除订婚时付礼金10000元外还给张某某购买有三金11700元和彩礼30000元,一审以我未举证证实进行否定不当,我要求张某某依法予以返还。三、判决书称:“因双方生育的小孩尚未满2周岁,原告又坚决要求抚养,故小孩应由原告扶养,被告承担抚养费。”我认为,张某某在固始县靠租房居住且无职业和固定收入,根本无抚养孩子的能力,一审仅以孩子末满2周岁为由判决由她抚养不当。我和父母同住,有住房和收入有能力抚养好孩子,并且不要张某某承担抚养费。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张某某答辩称,对方上诉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第一、双方是同居生活,没有办理结婚证,同居之初,张某某带至范某家部分家电和用品,根据法律规定,一方带至另一方的属于婚前财产,对方说是自己出钱购买,没有事实依据,实际上是张某某自己购买,携带到范某家中。第二、张某某认可收取了1万元的彩礼,范某却坚持认为除了1万元之外还有其他彩礼支付,但是没有证据证实,只是单方陈述。第三、关于小孩抚养的问题,双方都有责任尽抚养义务,不能认为家境不好就放弃抚养的权利。小孩未满两周岁,应该由母亲抚养。根据现在生活水平,一审判决每月400元的抚养费用过低,根据我方上诉理由,应予以改判。
  二审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无新的证据向本院提交。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
  本院认为,2012年10月24日,上诉人范某和上诉人张某某按民间习俗举行结婚仪式,未领取结婚证同居生活,属非法同居,应予解除。2013年3月22日双方生育一男孩范某某。因范某某尚不满2周岁,原审法院判决由母亲抚养,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范某属固始县蓼城办事处徐嘴社区的居民,承担范某某的抚养费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398.03元/年计算,每月收入为1866元,原审判决范某承担范某某的抚养费用为1866元/月的20%--30%,即每月400元,并无不当。张某某到范某家同居生活时携带有个人财产,因该财产已使用且在范某家不宜再返还,原审酌定10000元并无不当。范某给付张某某的彩礼,双方认可的是10000元。范某称订婚时给付张某某有“三金”及“结婚”时给付原告彩礼20000元,张某某予以否认。范某未向法庭举证证实其主张。原审判决张某某的个人财产折价冲抵范某的彩礼适当,本院予以确认。综上,上诉人张某某、范某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请求本院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的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上诉人张某某、范某分别负担1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余继田 
                       审 判 员   任 钢 
                       审 判 员   陈 钢 
二O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杨 帆
婚姻律师,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上海离婚律师,上海涉外离婚律师,上海遗产继承律师
首 页    |    公益援助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